双色球十拿九稳推荐-双色球免费预测最准确

世界不会善待生命这一真相一介龙族小屁孩是说

李林太过优秀,他的优越完美成了阻碍女性接近的最大障碍。
 
    听起来非常讽刺,但弗蕾娅只能认真审视布伦希尔的顾虑。
 
    精灵女性非常开放的同时,保持着她们的强烈自尊。用外表肉体追逐金钱地位的放荡无耻行为在女精灵身上难以想象,恪守古板爱情观的精灵完全是家庭道德楷模。
 
    遗传那种秉性的布伦希尔和弗蕾娅理所当然的会审视自己和李林间的差距,然后她们很快发现所谓的差距不是一条沟壑,矗立在面前的是一道高耸入云的绝壁。
 
    一个智力、体力、魔法、交际、处事、谈判、规划、经商……等等各方面都完美到不像话的男友(未定),带给身边女性的无形压力真是有如高山般巨大。
 
    “不敢奢望和他平起平坐,至少希望可以追上他的背影。我认为能和他相衬的女性必须做到这种程度。”
 
    “难以评价这种想法是自信还是不自信,不过我还是坚持我的看法,发现好男生就要看紧他,一不留神对方就会被抢走。”
 
    洋溢野性的女孩陈述出冷静思考后的结论,清楚、赞同姐姐的想法不等于原封不动的照搬采用,个性强烈的弗蕾娅有自己的考量。
 
    谈不上了若指掌,对妹妹的想法已经掌握一二,不打算对此发表更多意见资助情场对手的少女抬起脸,从心底泛起的情愫折出略苦的笑容。
 
    无论表现出多么坚定,心底里对追上那道可靠又顽皮的背影的难度却是有清楚认知的,
 
    【需要更加努力……同一条起跑线吗?】
 
    遥望欢声笑语另一端一闪而过的一头黑发,缩了缩脖子的精灵少女暗暗攥紧拳头。
------------
 
23.伴随烦恼的喜悦(三)
 
    [[[cp|w:252|h:300|a:c|u:www.13800100.com/chapters/20131/24/www.13800100.com]]]“说实话,阁下您确实有必要考虑下成家的问题。”
 
    “建立家庭么……”
 
    回头扫视紧紧跟在身后随侍的龙族部下,不带促狭与恶作剧,绷紧的童稚面孔透出不带私心考量的率直,耸起的肩膀显然已经准备好承担斥责。
 
    终于现出副官自觉了吗?还是说年轻冲动使然呢?暗自思考了一下关于部下成长的挠头疑问,雍雅的弯起唇线问到:
 
    “说说你的想法,无须做无谓顾虑,毫无保留地让我见识一下你的意见。”
 
    “王的婚姻不光涉及其自身的终生幸福,也并非只是仅限于男女双方的感情问题。从一开始,政治考量就是第一顺位。”
 
    半跪礼虔诚恭敬,身体姿势标准的无法从中挑出任何可供指责的错处,尽管四周没有旁听者,出于保密,谏言依然以低音量放送。
 
    “以精灵族长的孙女为联姻对象有利于加速对精灵们的掌握,对您的事业有莫大帮助。另一方面,以伴侣的标准衡量,精灵女孩也是不错的对象。”
 
    虽然还差得很远,但尼德霍格的思维模式正一点点确实的在朝李林的方向靠拢。
 
    ――重视实效,结果至上。唯一无法模仿的是不带感情的视角。由于无法贯彻将生命视作工具及参数的冷澈,语句中涉及【精灵女孩】的部分出现些许动摇犹疑。
 
    不能奢望太多,生命和人造物的差距并不仅限字面上。
 
    如果不是龙族生命周期足够漫长,如果不是从小就理解【世界不会善待生命】这一真相。一介龙族小屁孩是说不出这般诚恳、现实且不近情理的谏言的。
 
    黑龙不是整天把【荣誉】、【祖国】挂在嘴上,行动中贯彻【没有永恒的敌人,也没有永恒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的无耻政客。李林不会也不想让内定的军事副官去把良心喂狗,那太危险。
 
    带着一点扭捏、一丝反感的灰色非常适合正学习如何跟在上司身边的尼德霍格,让他继续接触、思考政治领域的问题绝不是什么好主意,迟早会毁了他。
 
    面孔紧绷成严肃的形状,诚恳的回应着还保持半跪的尼德霍格。
 
    “我已经明白你的顾虑,就目前的情况来看……”
 
    小孩摸样的脑袋继续恭顺低垂着等待着那位大人做出贤明的决断,握紧的掌心渗出粘腻汗水,上方舒缓的语速撩拨微微加速的心跳,期望能得到肯定答复的些许焦虑拉长了对时间的感观,依靠钢铁般的忠诚与敬仰,半跪的姿势纹分不动。
 
    “相关条件尚不成熟,暂时不能实行你的意见。”
 
    俯瞰因一时的激动、失望而颤动,接着又飞快平稳下去的双肩,权威但容许提问发声的缓和语气继续着。
 
    “能接受这个联姻的精灵目前算不上多数,在没有建立其充分互信关系前,联姻的权宜气味太过明显,我们的行为在精灵眼中变得可疑,那位必定竭力反对这桩婚事的老族长会四处宣扬【被胁迫了】、【乘火打劫】的悲情意识,最后我们之前的努力全部付诸流水,一切从头开始。”
 
    孩童的脑袋深深低下,挂满冷汗的赧颜表情不敢抬起,耳朵里回响的声音警铃般低鸣个不停。
 
    充分理解之后能够想象出李林所说的情况,无可否认那将会是执行愚蠢意见后的现实演变,发出悲鸣的心脏只余下汹涌的惶恐。
 
    ――差太远了。
 
    不仅是目光所及的差距,全局观的范围格局也不是可以比较的,自认为发现盲点不做深思便妄言的自己实在太过浅薄。
 
    “眼下重点还是会集中在基础工作上,其它暂时押后。至于婚姻的事情……我和精灵的生命周期都很漫长,有充足的思考余地。时机成熟后,我会考虑你的谏言。对你的忠诚和勤勉,我已充分明白。且不论思虑是否周详,出发点没有任何错误,希望你日后能够继续这份勤勉,并将之投入到工作中。”
 
    排斥刚愎、摒弃简单粗暴的否定斥责,犹如故事中那些宽容大度听取臣下直谏的王者将手垂在黑龙眼前,微张嘴唇仰望散发无限自信笃定的从容笑容,尼德霍格的回答低沉坚定。
 
    “遵命。”
 
    无需多余的词汇,剩下的唯有以行动回报这位背负【变革世界之天命】的大人而已,就算为此献上生命也在所不惜。
 
    “很好,你的忠诚没有让我失望,我对你的未来更加期待――黑龙尼德霍格必定不会令我失望。”
 
    威严不失温和的平静语调掩盖煽情的毒素,反向观测、微调着为【明君忠臣】剧本演出所佩戴的面具,宣誓忠诚的吻手礼传来轻薄嘴唇贴上手背的柔软和热量,以计划不断推进为前提,日后类似的仪式数量将同比增长,调动小部分精力观测记录,其余心力展开评估会议般的算计。
 
    【建立起初步完整基础工业体系(注)所本在当前的社会环境下,达成的社会效益无法达成收支平衡。】
 
    【精灵生命周期中有长达数十年的适孕年龄段,晚婚亦可确保受孕。】
 
    【社会体系、经济结构、意识形态的逐渐完成改变,精灵方面主动要求联姻的概率达96%,届时可形成正面影响。】
 
    【肯定,肯定,否定,肯定,肯定,肯定,肯定,肯定。《关于当前不考虑婚嫁》议案通过。】
 
    一飞秒的跨度,关于终身大事的自我多重视角评估会完成。自始至终没有名为【感情】的化学反应给会议增加不科学的杂音。
 
    不存在,不被认为必要,不能理解的东西不会在科学严谨的演算中出现。
 

相信自己能做到比努力本身更重要!